童话的意义(四)——那些年,后妈背的黑锅

接很多年前的上文: 童话的意义(三)——白雪公主

=======================================

“后妈”是童话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坏人角色,为什么? 因为只有后妈,才能让我们肆无忌惮的唾弃和批判她们。

几乎所有关于母亲的书籍,都在不停的提醒我们,母亲是多么的伟大,当我们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时,母亲曾用怎样溢满爱的眼神望过我们、抱着我们、哺育我们。无论你后来的感受如何,你都不应该责怪或怨恨你的妈妈。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妈妈都懂得如何爱孩子,的确有许多妈妈,有意无意间给孩子带来沉重的负担和伤害,甚至正是用她们的爱,禁锢了孩子的一生。

于是,童话非常智慧的把这些母亲的形象都变成了“后妈”,让后妈背了黑锅,也不破坏世俗对母爱的尊崇和保护。

幸福的孩子都一样,后妈却有无数种。白雪公主中的后妈就是一个典型的自恋母亲的形象。有一本书叫做《母爱的羁绊》(原书名叫做“Will I Ever be good enough?”) ,就是讲自恋母亲对女儿的伤害。我看这本书的时候,简直就像看白雪公主童话的剧本!

“——妈妈,我的新裙子漂亮么?

——丑死了!你穿这个裙子太难看了!

——可爸爸说很漂亮啊!

——爸爸,爸爸,你爸爸就是个蠢货!”

这是Galli编写的白雪公主童话剧中的一幕场景。

你有没有这样一个母亲,无论你如何努力,都无法让母亲高兴。她用严酷的词语打击你,“你怎么那么丑。你什么都做不好。” 就像无论白雪公主如何努力,也不会博得后妈的欢心。

童话直白的告诉我们,后妈嫉妒白雪公主。她才是,也必须一直是,那个最美丽的人。她的生活中突然间自己不再是重心,爸爸和女儿似乎更亲近,这些都让自恋母亲无法承受。《母亲的羁绊》中有个例子说“ 妈妈总希望我漂亮一点,又不能太漂亮,如果我系跟腰带突出我的腰部曲线,她又会说我放荡。” 自恋母亲让女儿丧失了对美的正确评判。

童话中,后妈要杀死白雪公主,对猎人说,要拿回她的肝和肺,为什么是肝和肺?Galli先生(德国Galli剧场创始人、Galli童话剧的作者)是这样解读的:

肝用来排毒,肺用来呼吸。自恋母亲剥夺的正是女儿的辨识能力和表达能力。

辨识能力:由于从母亲那儿得到的评判是负面或者矛盾的,因此丧失了自己的辨识能力:什么是美和丑,什么是好男人坏男人,还是最重要的:自己是怎样的人!

表达能力:情绪和感受在自恋母亲面前总是受阻的,因而没有学会自由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也无法相信表达的力量。即使表达了,也随即会被自恋母亲带给你的内疚和负罪感所压倒。

这样的白雪公主美丽却不知道自己美丽;外表美丽,内在恐惧空洞。

于是白雪公主逃往森林,开始了她的”自我成长“之旅。小矮人无法让白雪公主成为女人,他们只是男孩,欣赏她的美丽,却只知道让她干活。在这期间,后妈还一次次尝试继续杀死女儿,继续用剥夺辨识和表达能力的方式——毒梳子和腰带勒死,这与之前肝和肺是一致的。

白雪公主最后的被解救是遇到了一位王子,但遇到王子有两个条件:一,小矮人打造的水晶棺材,闪闪发光才吸引了王子,二,卡住喉咙的苹果需要摇晃才能掉出来。

小矮人的寓意刚才已经说了:通往男人的路要经过很多男孩(或:通往王子的路要经过很多渣男,哎,这个又可以写一篇了,童话真是丰富啊!)通过小矮人的力量让自己变得闪闪发光。
而摇晃,是从德语直译过来,摇晃在欧美语言中有性爱的含义。性爱,是一个女生成长为女人的必经之路。公主与王子的结合(摇晃),并不仅仅意味着公主与王子要走进婚姻,也意味着公主不再是当初无助逃跑的小女孩,她开始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女人与女孩的区别在于,女人与女人是平等对话的;而女人与女孩之间,女人是引领者(控制者),女孩是被引领者(被控制者)。因此,当白雪公主经历了漫长、反复、挫折重重的成长历程,终于成长为一个心理成熟健康拥有王子的女人后,她开了一个大Party,邀请她的后妈,并让她在烈火中跳着舞死去。去年的Galli童话体验讲座上,菜菜饰演白雪公主,演到这一段时,说变成”坏人“真是太过瘾了,其实这不是”坏人“,而是自我的力量,因为体验到自己从恐惧的受制于人的小女孩变成自信的有掌控力的女人的心理过程。

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白雪公主都能有一天找回自己的力量。

 

 

©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 高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