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的意义(三)《白雪公主》

国王的第一任妻子生下白雪公主后就去世了。国王续弦,新王后成了白雪公主的继母。

继母有一面魔镜,她每天问魔镜,谁是最美丽的人。只说实话的魔镜告诉王后,你是这儿最美丽的人。然而白雪公主一天天长大,越来越美丽,终于有一天,魔镜对继母说,白雪公主比你漂亮一千倍。

继母气极,她不能忍受别人比她漂亮。她命令猎人杀了白雪公主,并取她的肺和肝来吃。猎人不忍心,放走了白雪公主,取了野猪的肺和肝交给王后。白雪公主逃到森林深处七个小矮人的家里,并住了下来。可是很快,继母就从魔镜中得知,比她美丽一千倍的白雪公主并没有死,住在矮人那里,她气急败坏,决定要亲手杀死白雪公主。

继母扮成卖货的老太婆,第一次用毒丝带勒死白雪公主,第二次把毒梳子插在白雪公主头上,但两次都被小矮人救了。最后一次,继母骗白雪公主吃下了毒苹果,苹果卡在白雪公主的喉咙里,这一次,小矮人也找不到症结所在,救不了白雪公主了。他们把白雪公主放进了水晶棺材。这时候,路过的王子发现了白雪公主,被她的美丽所倾倒,请求小矮人让他把白雪公主带回宫殿去。小矮人被他的真诚所感动,就同意了。在他们搬运的时候,棺材颠了一下,奇迹发生了,白雪公主喉咙中的毒苹果被颠了出来。白雪公主复活了。于是公主和王子举行了婚礼。他们还让前来参加婚礼的继母准备了火烫的舞鞋,继母穿上后,不停的跳起舞来,一直跳到死。

从继母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典型的嫉妒案例。嫉妒在这个童话中显而易见,不用多做解释。那么怎么将这个童话剧运用到日常问题的解决呢。举两个在GALLI剧院参与的实例:

女演员A刚满41岁。在剧院中与年轻女演员相处总是出现问题。在一次童话剧运用实践中,她提出这个问题,说自己总是不能忍受某某的工作态度,看不惯某某的为人处事。GALLI让她来演白雪公主中的继母,而让对方来演白雪公主。在演出过程中,当演到“毒死白雪公主后,继母终于又成为最美丽的人,她得意的狂笑”这个情节时,A演不下去了。她在投入进这个角色的时候,内心真正的感受被调动出来,事实上她对对方的不满正是出于她之前没有正视或不想承认的嫉妒心理。当A在表演的过程中猛地发现自己其实是在用真实的内心去表演的时候,感到很害怕,不由得停止了。因为在这个童话中,继母最后的结局是可怕的:穿上火舞鞋跳舞至死。继母的嫉妒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没有出路的,致死的恨。A在表演中自动停止了,正是因为她无法面对这样可怕的嫉妒心理。事实上如果她可以通过持续不断的表演来认识、体验和发泄这样极端的嫉妒,就有可能从自己的嫉妒和压抑嫉妒后的纠结情绪中解脱出来。GALLI先生 让A 在以后的演出中继续饰演继母(童话剧是每月都有对外演出的公开剧目),在表演中让她贴近自己内心真正的感受。然后在一次次重复的演出后,渐渐做到表演与内心脱离,能够既在角色内,又在角色外的观察自己。继而在日常有问题的人际交往中也就能够很好的把握自己的真实感受并改变自己的行为。这个童话剧在她身上的运用就完成了。这是一个可以靠自身力量解脱的嫉妒的例子。

还有一个例子,却是更深的嫉妒,很难运用心理剧的方式通过自身来解决。演员B,在白雪公主童话中演过多次白雪公主。但是她表达说每一次演都非常恼火和郁闷。觉得内心里极度厌恶白雪公主这个角色,她根本不想演美丽的角色。她对Galli先生说,非常渴望扮演继母的角色,觉得那才是自己内心真正想演的。她的要求被拒绝了。因为演员B,虽然表面上不在乎美丽与否,不想演白雪公主也是说不愿意故作美丽姿态,事实上这是一种比前面的例子更加深层的嫉妒。这种嫉妒具有强大攻击和破坏力,就像王后一样,不惜将自己变身成丑陋的巫婆也要杀死对方。如果让B演继母这个角色,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剧情恰恰的顺应了她当前的心理状态,嫉妒的火焰会越少越旺,最后烧死自己。这种嫉妒情绪已经很难靠自身的力量来识别和控制,它需要一种外在能量。这个能量就是童话中的另一个象征物:魔镜。

魔镜是爱人的象征。女性对美丽的概念是需要让她所爱的男性来定义的。在两性关系中,这一点常常被忽略。通常只有在恋爱时期,男性才会对女性说 “你好美”这样的甜言蜜语。这些话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是过了热恋期,进入稳定阶段,男性对女性的赞赏和建设性意见,也是必不可少的。

青蛙王子中男人是需要女人来解救的,而在这个童话里,女人则需要男人的帮助。(女权主义者可直接看下段)如果说“女为悦已者容”是一个魔咒,那么男性的赞赏绝对是解除这个魔咒的关键。或者可以这么说,女性需要“先为悦己者容,然后再为己容”。也就是说异性的赞赏,可能会成为一个基石,由此渐渐长出一个自信且拥有独特魅力的女性。相反,一个从来得不到异性正面评论的女性,久而久之,她对美丽的概念就会失衡,由极度不自信发展出对自己美丽与否无所谓的心态,而这样心态就会导致上面的例子B那种对美丽角色“白雪公主”的难以解脱的嫉妒。所以:请男人们不要偷懒,对你所爱的女人请不要吝啬赞美的言语。

也有许多观点,为了强调和维护女性独立,常常声明女性的自信与魅力与男性认可与否无关。我认为这里面有一种过度发展的女权主义。德国的女权主义可谓非常繁盛,但这方面的研究,始终认为女性独立和良好的两性互动是分不开的。正如我们中国文化中的阴阳调和,两种能量的互相补充和调和才是稳固和发展的前提。所以,缺少了异性的“独立”,是容易产生不健康心态的。

以上是从继母的角色去分析白雪公主这个童话,但如果以白雪公主的遭遇为主来分析,又是另外一层含义了,是有关于母女关系和自恋母亲的。下次说。

 

©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 高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