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Galli(二)童话是一条通往自己的路

《汉斯和格蕾特》这个童话乍一听可能很多人觉得陌生,但一说森林中巫婆用巧克力和饼干做成的小屋,估计大家就都知道了。在Galli剧场,我和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下文简称lg)演过这个童话,分别饰演格蕾特和汉斯。

在Galli剧场的理论体系中,童话是所有人类感受、情感和冲突的原型,总有一个童话属于你。在表演汉斯与格利特的过程中,我慢慢感受到,这就是属于我的童话。

童话一开始,妈妈要把两个孩子抛弃,让爸爸把他们带到森林深处扔掉。哥哥汉斯偷听到,于是捡了很多小石子藏在裤兜里。这时候的格蕾特是个只知道嘤嘤伊伊的小姑娘,依赖着那个智慧勇敢臂膀结实的Oba, 他像一道光,保护和引领着柔弱的自己,走出黑暗的森林。

在我的原生家庭里,母亲一直是处于强势和引领地位的那个人,目睹父亲母亲并不和睦的关系,我从小就暗下决心,内心再强也不能表现出来,一定要做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这样才有男人来保护。所以,在 演那个格蕾特的时候,我好会演,”哥哥哥哥怎么办,5555“ ,什么也不用想,也不用负责,真好!

可惜智慧勇敢的oba并没有坚持多久,当第三次被抛弃时,哥哥没有了石子,准备的面包屑也被小鸟吃掉后,哥哥崩溃了,”到底回家的路在哪里!“小格蕾特这时擦干眼泪,充满埋怨和不屑的说,你不是应该知道的吗?!每每演到这个场景,都会拨动我内心,舞台上骤然扭转的局面,从哭泣的女孩和勇敢的哥哥,到轻松的不屑的挖苦的格蕾特,和那个笨拙的不知所措的小男孩。不用自己负责的好处,就是出了事情有个人可以埋怨, 瞧瞧,多么容易!

童话之所以是感受之源,就在于它给予真实的回应。在生活中,对方那个人的无奈疲惫,面对超负荷的期待时的不知所措,他不一定能够表达,我们于是一再又一再的把不满抛给对方。而在表演中,那个人的挫败无力,真真切切的反射过来,让我了解到,自己不成长,抛给对方的是怎样的压力。

于是童话开始出现转变。第一个转变是女巫的出现。巫婆用巧克力房子勾引了饥饿的男女。随后,把男孩关在笼子里用美食喂养。女孩则需要不停的干活,干活,干活。这是一个补偿的部分。在之前一直担负了重担的那个人,突然得以卸下,就一发不可收拾。有好吃好喝,我为什么还要回去受罪,这儿挺好的。

而之前只知道坐着等哥哥想办法的人,开始承担责任,要想办法解救(赢回)哥哥。

格蕾特除了不断干活外,还渐渐的学会了和巫婆斗智斗勇,这部分的童话剧表演让我体验到一种新奇的幸福感:自我力量的不断强大,和对自己越来越相信。奇妙的是,自身力量的壮大并没有让格蕾特更加鄙视和抛弃汉斯,而是和汉斯一起布了局,最终将巫婆踢进炉子,解救了 汉斯和自己。这就是童话的第二个转变:格蕾特自信勇敢的面对巫婆,同时没有放弃哥哥。汉斯也放弃了“优越”的生活,愿意被格蕾特拯救。

那些需要我们费很多时间去明白的道理,童话早就告诉了我们:成长并不意味了远离和抛弃,成长是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容纳和引领那个不完美的对方,和不完美的自己。女人总盼望有个男人对自己说,不管你有多少缺点我都爱你。男人也一样。他需要知道,即使他不完美,你依然愿意与他手牵手。

所以我特别喜欢Galli编写的《汉斯和格蕾特》童话剧中的最后一幕:两个人找到巫婆的宝藏,齐心协力走出森林,回到家,在进门前,两个人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我们终于回家了。

这一幕我和lg排练了很久,开始的时候怎么也无法“齐声”,后来Michael老师教给我们:对望——深吸气——在吸气时两人匹配节奏,然后在呼气时说出那句共同的台词。有了这呼吸的窍门,我们一下子就练成了。

既相信自己的力量,也愿意将这力量和另一个人分享。不依赖于他,但彼此依靠。这种共同呼吸,有着相同节奏的感觉真的特别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